那一锅麻油鸡6-7作者家荣

字数:12209
前文链接:
(六)
在妈妈毫不保留,侃侃而谈地述说下,我才重新认识这对,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双亲。

原来爸爸从年轻时,就对纹身艺术有特殊爱好,只不过当时鉴于社会风气与世俗观感的关系,只能把这念头潜藏在内心深处。

随着年纪增长,以及社会经历,还有欧美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本等外来文化影响,他竟然又喜欢上调教女人的变态癖好。

这些不能公开的心事,终于在娶了妈妈之后,就这样一步步,有计划地爆发出来。

由于妈妈深受「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」的传统观念荼毒,所以每当爸爸要求她陪他看各种露出、调教、刺青,交换群P……等重口味的变态A片时,她一开始虽然无法接受,但还是硬着头皮陪爸爸看片『助性』,甚至在爸爸强烈要求下,开始玩起了各种主奴调教游戏,结果就开发出了妈妈的奴性,于是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爸爸的性奴。

不过,妈妈曾跟爸爸约法三章,要求他不能在儿女面前表现出这方面的想法及行为,希望给我和妹妹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,而爸爸当时也答应遵守约定。

随着时光流逝,妈妈就在爸爸长年调教下,变成了一切以他为主,以他的意志为意志的乖巧性奴,然后就在爸爸一再游说下,终于在半年前,在屁股纹下了那只五彩色蝶。

有了这个开头,爸爸就像开启了潘朵拉的罪恶宝盒般,时不时就游说妈妈再多加几个纹身图案,甚至开始说服她穿刺私密体环,只不过,妈妈仍考虑到世俗眼光,坚守这道世俗底线,甚至好几次为此,一反她那顺从主人意志的奴性,和爸爸大吵起来。

之后,爸爸暂时偃旗息鼓,再也不提这方面的事,直到妈妈撞见妹妹自慰,并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后,他才再度动起了这方面的心思。

于是乎,他就要求妈妈煮一锅放了三瓶米酒头的麻油鸡,把妹妹灌醉后,就这样上了妹妹;之后的事,就和妹妹说的没有太大出入。

听到这里,我厉声质问她:「为什么你要听爸爸的?她是你怀胎十个月生下的亲生女儿,不是你们随便在外面抱回来的野种耶!」
妈妈叹了口气:「欸~~谁叫她当面揭穿我的秘密!我当时心里慌乱,马上告诉你爸爸这件事,然后他就说,为了保证她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后不会泄露我们的秘密,乾脆把妹妹拉进这个圈子。
我当时也不知发了什么疯,就这样答应了你爸的要求。

「唔……老实说,第一次看到你爸跟妹妹做的时候,我当下就觉得特别心酸委曲,眼泪也一直掉个不停,可是当他和妹妹做完,休息一会又和我做的时候,看着妹妹不醒人事的醉容,我忽然有一种自己还有几分姿色的喜悦,还有一种乱伦其实很刺激的奇怪感觉。

「之后和你爸一起调教妹妹的时候,这种感觉更强烈,于是我就想到,如果可以跟你也乱一次的话……这个念头一出,我就停不下来,于是就在爸爸要求我想办法把你也拉进来的任务下,我正好顺水推舟,所以就想趁你这次回来,跟你来那么一次,谁知道你酒量这么差,害妈妈弄了半天,你才开始有反应……」
「呃……」我尴尬地挠挠头,连忙岔开话题说:「对了,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和妹妹的事,为什么还问我:『想不想试试乱伦的感觉』?」
妈妈瞪了我一眼:「妈妈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主动交待,没想到你和妹妹的嘴都这么紧。

「还不是你说不可以随便乱来,要不然就打死我们。

「唉~~儿子长大了,很多事都开始瞒着妈妈,不愿跟妈妈分享了。

「妈……」
「好了,既然把话都说开了,现在可不可以让妈妈真的……试一次?我也想知道妹妹为什么只想跟你做,却不想跟爸爸。

随着话落,妈妈竟主动搂着我的脖子,吻上了我的嘴唇,让我一时间感到手足无措。

「唔……妈……等……等一下,爸爸……」
妈妈搂着我的脖子,笑嘻嘻地看着我:「他真的带妹妹去大卖场买东西啦,不过……」
「不过什么?」
我非常害怕,妈妈会说出我不想听的答案,还好我那负面的想法甫起,她就亲了我一下,说:「刚刚他要妈妈今天务必拿下你,所以买完东西后,可能带妹妹找地方玩露出,要不然就是带她去阿德那里研究人体艺术,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……」
「阿德是谁?」
「纹身师傅呀,你们今天应该也是去那家店吧?」
「应……应该是吧。

「你很担心妹妹?」
「嗯。
」我环搂妈妈的腰,「妈,你可不可以跟爸说,请他放过妹妹?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到爸爸为了满足他的癖好,把妹妹的身体弄得花花绿绿的。

「哦?你不喜欢吗?咦,不对!你怎么知道妹妹的身体……喔~~哼哼,老实交待,今天是不是跟妹妹在外面鬼混?」
「啊!呃……嗯。
」我尴尬地点点头。

「你们呀~~」妈妈冷不防戳了我额头一下,但随即又露出八卦的神情,「老实跟妈说,跟妹妹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?是不是真的很刺激?」
「唔……就跟男女朋友一样呀,只是妹妹比较愿意配合而已。

「宜慧不配合吗?」
「她……她这方面的确比较保守一点……」
妈妈似乎恨铁不成钢地,又冷不防戳了我额头:「傻儿子,妈跟你说,我们女人呀,这方面都需要调教,尤其是思想愈保守的女人愈需要调教,这样夫妻俩才能真正享受鱼水之欢。
妈妈以前也是很保守,不过经过你爸这么多年的调教后,现在终于真正体会到性爱的美妙与快乐。

「成为爸爸的性奴有那么好吗?」
只见妈妈忽然眼珠子一转,漾着诡谲的笑容说:「要不要妈妈教你?」
「呃……你不觉得这样很……很变态?」
「嘻嘻,床上的事是情侣夫妻间的私密,只要你情我愿,就没有变不变态的问题。
如果真要以道德眼光来看,你和妹妹的事难道不算变态?」
「我……」
「好啦,别想太多了。
嗯……你洗好了吗,没洗好的话,我们赶快洗一洗,然后到你房间,告诉妈妈你和妹妹之间的事。

于是乎,我就在妈妈强势要求下,和她一起冲了个澡,然后两人就这样光溜溜地进了我的房间,之后就在妈妈边口交边询问的『威逼利诱』下,把我和妹妹之间的私密都掏了个乾乾净净。

「原来妹妹的第一次真的给了你,难怪对你这么死心塌地,真不愧是我教育出来的好女儿。

唔……听到这句话,我彷彿看到眼前飞过了三只乌鸦………
这就是我印象中,那个传统保守,遵守三从四德的好妈妈?
尽管白天已经和妹妹做了好几次,但我的肉棒在妈妈高超的口交技巧,以及摆出了与她那不符身分地讨好求欢的姿态下,又不争气地硬了起来。

「嘻嘻,年轻果然比较有本钱!想不到和妹妹鬼混了一整天,还是这么有精神……嗯……待会可别像昨晚一样让妈妈失望喔。

随着话落,妈妈立刻坐了上来,搂着我的脖子,以男女面对面交坐的姿势坐在我身上,随后主动扭起了她的美臀。

看着长相和妹妹有几分神似,却充满成熟韵味的妈妈,表现出与印象中迥然不同的形象,令我心里瞬间涌起了一股莫名地兴奋。

「喔……小伟……你的鸡巴好大好长……唔……跟小时候差好多……」
「那我跟爸爸比,谁比较厉害?」
「嘻嘻,儿子,你爸年轻时体力和你差不多,不过这坏东西,你略胜他一筹,可是现在嘛……算了,别提他了,让妈妈好好回味一下,年轻时的激情与满足感。
喔……小伟……跟自己的儿子做爱,真的很刺激耶……比玩SM或交换更刺激……啊……要到了……喔……」
听到妈妈无意中透露的讯息,我真的吓了一大跳!
SM调教,从妹妹和妈妈嘴里得知,我好歹还有些心理准备,但交换……
「妈……你……你和别……别的男人做过?」
「嗯。
你觉得妈妈是不是很下贱,不守妇道?」
「难道不是吗?」
「妈妈以前的观念也跟你一样,甚至第一次在你爸的强烈要求下,和陌生人发生关系后,妈妈都有轻生的念头。
可是你爸说,以前的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,为什么女人不能拥有好几个男人?还不是古代的礼俗教条作祟,把女人限制在教条的框框里。
他说性归性,爱归爱,只要我能顾好这个家,心里有他这个丈夫,那他非常鼓励我多体验不同的男人。
于是我就在他的开导调教下,慢慢接受了交换,群P的观念,渐渐不排斥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。
只是以前这方面的资讯和管道比较少,近几年因为你们都长大了,妈妈和爸爸才有比较多的机会,和圈子里的同好交流……」
说到这里,妈妈在我嘴唇轻点一下:「小伟,妈妈以前因为考虑到你们身心成长健康,还有世俗眼光,所以不得不拿社会道德规范的尺度教育你们,如果你们一直遵守这些规矩,妈妈就不会跟你说这些。
可是如今你和妹妹早就跨过那道底线了,妈妈就没有任何顾忌了。
妈妈现在年纪也一大把,就算想找男人,也要看人家看不看得上我这个老女人。

「妈,你一点也不老,我说真的。

「嘻嘻,乖儿子,嘴巴真甜。
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又有感觉了……儿子,可不可咬一下妈妈的乳头……」
尽管对妈妈的要求感到诧异,但在好奇心驱使下,我还是遵从她的要求,轻轻咬了一下,之后就边挺动屁股,边啜吸妈妈的酥乳。

「嘶……唔……喔……你可以再咬大力一点,用力吸……喔……以前你小时候吃妈妈奶的时候,可是没有这么客气唷……喔……对对对……就是这样,还有另一边也要……啊……感觉来了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要到了……到了……」
妈妈忽然把我的头紧靠着她的胸部,屁服更是飞快地扭动,同时发出了不知是痛还是快乐的淫声浪语,没多久就发出了高亢娇吟,然后就紧紧抱着我,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用力喘息。

「呼……哈……嘘……呼呼……喔,已经好久没有高潮来得快,这么久……
儿子,你真棒……「
我轻拍妈妈的后背,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:「现在知道儿子的厉害了吧。

「是呀,你最厉害,妈爱死你了。

随着话落,妈妈又主动捧着我的脸,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与我热情地深吻起来。

等到妈妈心满意足地收回香舌,她嘴角漾着愉悦的笑意说:「好儿子,我们再换个姿势,妈妈喜欢你从后面边干边打妈妈的屁股……」
「啊!」
「别发呆,快点啦,时间宝贵。

「哦。

于是妈妈从我身上站了起来后转身跪趴在床上,摇着她那性感的美臀,转头对我说:「乖儿子,快从后面进来吧。

第一次看到妈妈在我面前,放下了身为母亲的矜持,毫不保留地展现出比白天更淫浪的模样,我顿时感觉肉棒似乎又胀大了一些。

情欲高涨的我,二话不说就扶着硬挺的肉棒,用力插进了妈妈尚未闭合的浪穴,飞快地挺动腰肢,在她身后尽情驰骋起来。

「喔……好儿子……你插得好深,好舒服,好爽……快……快用打妈妈的屁股……不……不用客气……」
既然妈妈发话了,我再也没有任何顾忌,随即想到不久前,在摩铁狠搧妹妹屁股的情景,随后又想到之所以打妹妹的原因,和妈妈也要负一部份的责任。

看着妈妈摇晃索求的雪白浪臀,以及右边屁服那醒目的五色彩蝶,随即又想起了外表端庄贤淑的她,竟然愿意配合爸爸的变态要求,和不晓得多少男人发生过性关系………
想到这里,我毫不迟疑地高举手掌,狠狠地拍在她雪白的浪臀上。

啪!
「喔~~小伟,你好狠呀……唔……可是好舒服,拜托你继续用力打,不要停。

听到这句话,我也不留手地双手高举,左右开弓,边干边狠搧妈妈的屁股,似乎想藉此宣泄心中那股──郁闷又愤懑的怒火。

一时间,狭小的房间里,一直回荡着男女做爱的肉击碰撞声,以及妈妈疼痛中夹杂着欢愉地哀号声,以及清脆的……巴掌声。

听着妈妈讨饶似地哀求声,看着她屁股上那尾彩蝶,随着我的巴掌,以及快速抽插浪穴带起的一波波臀浪,再次看到了那彷彿翩翩起舞的妖异状态,那种积压心中的抑郁情绪,终于顿时化为激动地亢奋,让我更加卖力地狠搧妈妈的屁股,释放这股莫名地烦躁情绪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想要射精的快感已达临界点,于是我便紧扣着妈妈的腰肢,飞快挺动下半身,最后在妈妈满足地尖锐喘吟声中,尽兴地在她的穴里,射出了满足的精液。

「呼……呼……小伟,我的乖儿子,妈妈今天好满足,和儿子做爱真的好刺激,好爽……我终于知道妹妹为什么这么喜欢和你做了。
」妈妈转过身,捧着我的脸,在我嘴唇轻点一下,「刚才这样处罚过妈妈,心情有没有好一点了?」
「妈,你故意要我打你?」
「不能说故意,因为妈妈现在做爱时,喜欢被人打屁股,不过你打得那么狠,我猜,你应该很恨妈妈吧?」
「唔……妈,对不起,我只是想到你和爸爸那样对妹妹……嗯……」
「别说了,妈妈做错事,本来就应该接受处罚。
不过呢,你没听妈妈的话,和妹妹乱来,是不是也应该要接受处罚才公平呀?」
「唔……你也想……打我屁股?」
「嘻嘻,好久没打儿子屁股了,真怀念你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时光呀。
唔,乖儿子,让妈妈回味一下好不好?」
「真要打?」
「别啰唆,快趴在妈妈大腿上。

我惴惴不安地趴在妈妈大腿上,结果妈妈也毫不留手地,狠搧我的屁股好几下。

「喔~~妈~~你真打呀。

「废话!做错事要接受处罚,这是你爸定下的规则。

「很痛耶!」
「不痛怎么叫处罚!笨儿子!不过话说回来,你的屁股还是又白又嫩,又翘又有弹性,打起来手感真不错……妈妈再多打几下过过瘾……」
随着话落,妈妈还真不留情地又狠搧我的屁股,可是不晓得为什么,我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快感,以至于刚射完精的疲软肉棒,又隐约有了抬头的迹象。

妈妈似乎感受到了我下半身的变化,便以调侃的语气说:「嘻嘻,没想到你被打屁屁也会兴奋……你该不会和妹妹一样,都继承了妈妈的奴性基因吧?」
「没有啦!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而已。
妈,先说好,我不想做男奴,你不要跟我玩女王与男奴的调教游戏。

「嘻嘻,原来你连这个也知道。
唔……如果说,妈妈之前已经当了将近二十年的奴,现在想试试当高高在上的女王,你愿不愿意满足妈妈的愿望?」
「唔……妈,我没有M属性啦。
如果你真想玩就找爸爸呀。

「我已经被他支配惯了,一下子要反过来,我反而没这个念头。

「那……找其他男人?」
「妈妈已经老得没人要了。
算了,不勉强你了。
对了,你老实交待,你跟妹妹在一起这么久了,有没有调教过她?」
「没有啦,我们真的就像普通的男女朋友一样……哪像你和爸,居然玩这么重口味的。

「呵呵,刚开始你可能不习惯,不过玩久了,真的会上瘾唷。
」妈妈抚摸着我红肿的屁股,感受到我下半身的变化,忽然把我翻转过来,看着我半硬的肉棒,舔了舔嘴唇:「儿子,还可不可以来一次?」
「改天好不好,今天已经快被你和妹妹榨乾了。

「是喔,可是妈妈还想要呐。

「那……我用嘴跟手?」
「妈妈还是比较喜欢肉棒插穴的满胀感。
如果你真的不行,妈妈也不勉强,不过这次换你欠妈妈一次,记得找时间还唷。

「妈,你真的不反对乱伦了?」
「唉~~再过几年我就五十岁了,所以很多事也慢慢看开了。
你如果真的想跟妹妹在一起,就对她好一点。
对了,你们有没有做避孕措施?」
「嗯,我都有要求她吃避孕药。

「原来如此,难怪你爸玩了这么久都没把她搞大肚子……唔……有没有考虑叫妹妹帮你生一个?」
「啊!」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,「妈,你怎么会突然跳到这里?」
「因为妈妈好想抱孙子嘛,不管是你,还是妹妹的小孩,只要是我们黄家的种就可以了,至于你们跟谁生的都不重要。
要不然,让妈妈帮你生?」
「呃……妈……我……你……」
「好啦,你好好考虑,如果真要妈帮忙,就趁我现在还能生的时候提早说一声,妈妈就去医院拿掉避孕环。

「呃……妈,」我握住妈妈的手,「你别一直想这件事啦。
我……我暂时真的没这方面的想法。

「好吧,你也长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。
唔……如果你不想再来一次,那妈就先回房了。
」妈起身走到门口,忽然转过头说:「对了,爸爸给妈妈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所以……我们以后应该有机会一家人一起玩,所以妈妈好心提醒你提早做好心理准备。
嗯,你也找机会多开导妹妹吧。

(待续)
(七)
等妈妈回房后,我躺在床上,想到妈妈临走前说的那句话,我的心情又低落起来。

犹记得高中毕业后要考大学时,当年由於不想让爸妈管得太多,加上我和宜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,而且互有好感,只不过碍於她爸妈的观念,所以只能把这份情感放在心底,并且在高中毕业时约定,如果我们能够考上同一所大学,那她就必须答应当我女朋友,於是在填志愿时,我和她商量后,就故意挑选中南部的学校。

当我接到了学校录取通知单,立即打电话问宜慧,得知我们真的考上同一所大学后,我第一次在心中感谢老天爷,让我得偿所愿。

不过,等到妹妹考大学时,爸妈却希望她选择离家近一点的学校;这样的话,一方面可以多陪爸妈,另一方面则是帮心思单纯的妹妹把关,避免误交损友,做出让她一辈子感到后悔的事。

当年妹妹虽然想跟我填同一所大学,可是最后在爸爸撂下了:「不填北部志愿,学费就自己想办法」的狠话下,不得不选择离家不算太远的大学.
由於我在外地求学,但现在交通发达,所以我也听从父母的话,平均一个月左右会回家一趟,让他们知道我在外的求学与生活状况.
以前回家都一如往常,平安无事,想不到这次离家才一个月,家里就发生这么大的事,令我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到最佳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老实说,如果妹妹真的像爱我一样爱爸爸,那么我并不反对她和爸爸继续在一起,但妹妹一再强调,她对爸爸没有感觉,只是为了遵守那可笑的『孝道』,就任由爸爸予取予求,强迫她做出那些非自愿的行为,这是我无法接受的。

妹妹当初选择跟我在一起,完全是出於自愿,而我所扮演的角色,虽然有时自己也觉得很矛盾,但不管是站在哥哥或男友的立场,我都想要用我的一生来爱她,呵护她,而不是像爸爸那样,只是为了满足自私的性癖好,而用各种手段糟蹋妹妹,强迫她做出这么多超越道德尺度的行为。

可是万万没想到,我又在妈妈的怂恿诱惑下,居然一时失去理智,跟她发生了性关系,而且还是这种带有『投名状』意味的关系………
这一刻,我好恨爸妈,但更恨的是自己!
我竟然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一而再,再而三地着了妈妈的道,从头到尾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被她牵着鼻子走!
这一刻,想带着妹妹远走高飞的念头是那么地强烈,然而一想到自己已经大四,再过不久就要面临毕业后当兵的生涯流程,假如我真的带她离开这个家,毕业之后,我又有什么能力,让妹妹没有经济压力地生活?
就算我想考研究所,或是用延毕的方式申请兵役延期,但我马上要面临的,就是我和妹妹的高额学费.
看来,妹妹说得没错呀!
但,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地,看着妹妹在这『家已不算家』的地方生活,而对她不管不问吗?
在床上翻来覆去,无助与纠结的郁闷心情,久久无法平息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隐约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,我连忙下床穿上了衣服走出房门,即见爸爸和妹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.
「小伟,还没睡呀?」
「嗯,刚在打电动。
」我随口应了一声,便走到妹妹面前,主动拿起了她手上的卫生纸,「怡君,我帮你。

「谢谢哥。

藉着换手动作,我们俩的眼神迅速交流了一下,感觉爸爸没有带她出去做坏事,我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。

放好了东西,见妹妹走进她自己的房间后,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.打开了电脑,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线上游戏,又上了一下脸昼,随便挑几个好友的动态按讚,又打电话和女友聊了一会儿,挂了电话后看看手机上的时间,我立即传LINE给妹妹。

「睡了吗?」
「没.」
「方便过来吗?」
「嗯。

没多久,我的房门就响起了轻微地开门声;抬头一看,便看见妹妹穿了一件──三点清晰可见的白色透明性感睡衣,走进房门.
看到妹妹的穿着,我不禁瞪大眼睛,轻声问道:「你怎么穿这样?」
「爸爸买的,他规定人家睡觉的时候穿。

我走上前,拉着她的手到书桌前,藉着书桌上的微弱灯光,按着她的肩膀,让她原地转了一圈,又仔细盯着她的身体好一会儿,才真正松了一口气。

「哥,你又怎么了?」
「我怕爸爸又在你身上加图案或环饰。

「嘻嘻,没那么夸张啦,哪有刚纹完身不久又去。

「哦。
那你跟爸出去,真的只有去大卖场买东西而已?」
妹妹点点头:「对呀。
怎么了吗?」
「唔……我听妈说,爸有可能带你去买东西兼玩露出……」
「因为爸说,脖子上有纱布,露出不好看,所以就只有买东西而已。
咦,等一下,妈咪怎么会跟你说这些?」
「因为妈咪知道我们的事了。

妹妹摀着嘴巴,瞪大眼睛,轻呼道:「怎么可能?!你跟妈说了?」
「怎么可能!是你说梦话被妈咪听见了。

「啊!真的假的?」
「当然是真的呀,我骗你干嘛!为了我们的事,我还被妈咪揍了一顿,现在屁股还有点痛呢。

「啊,我看看。

「那个不重要啦,重要的是,妈咪跟我说了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你要先听哪个?」
「坏消息吧。
我喜欢先苦后甘,不过先让我做个深呼吸吧。
呼……好了,说吧。

「妈咪希望……希望我们以后可以一家人一起玩。

妹妹楞了一会儿,才皱着眉头问:「唔……那好消息呢?」
「妈咪已经不反对我们在一起。

「那你打算……怎么办?」
「我想带你离开这个家。

「哥,人家不久前不是才跟你说过,你的想法根本不切实际.」
「相信我,办法是人想出来的。
小乖乖,我真的不想看你被爸妈……」说到这里,我忽然灵光一闪,拉着妹妹坐在书桌前,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,然后我立刻打开了电脑,连上了几个银行的网页,键入了自己的帐密,查看一下上面的资讯,惊喜地说道:「小乖乖,我从大一开始,就把以前存的压岁钱,和爸妈每个月给的零用钱的一部份,投资了几档基金和股票,以这几天的行情来看,我如果都卖掉的话,起码有一百多万……这些钱,如果我们省着点花,应该可以撑到我当完兵;等退伍后,我再找工作养你。

妹妹转过头,两颊不知何时已佈满了泪水:「哥……小母狗……呜呜……」
「要不要跟哥哥走?YESORNO?」
「哥,你有这个心意,人家真的很感动。
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台湾这么小,我们能躲到哪?再说了,除非你能放弃即将到手的毕业证书,要不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爸妈到时候找不到人,直接跟学校要人就行了。

「唔……可是你……」
妹妹抬起手按住我的嘴巴,含泪带笑地看着我,轻声说:「爸妈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坏,现在对我也和以前一样,只是我们晚上多了一点,不太一样的家族娱乐活动而已。
偷偷告诉哥哥,每次爸爸玩小母狗的时候,小母狗都把他当成哥哥唷。
所以有时候按照爸爸规定,利用上课时间偷偷慰慰时,不知不觉就会幻想,哥哥是不是也可以像爸爸那样欺负小母狗,然后人家就……唔……」
妹妹说到这里,忽然拉起了我的手探向她的两腿之间;刚摸到那穿了六个阴唇环的穴口,便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湿得一塌糊涂.
「哇!小母狗,你?」
「哥,小母狗虽然不喜欢让爸爸玩,可是这段时间,每天做爸爸规定的功课后,人家发现身体好像变得愈来愈敏感。
问了妈咪,她说这是身体的欲望,已经开始觉醒的结果;她还说,如果身体能一直保持这种敏感度,那结婚以后,就比较容易进入性爱的美妙世界。

「那……你喜欢这样吗?」
「如果是跟哥哥的话,小母狗当然喜欢呀。

听完妹妹所说后我终於明白,为什么妹妹白天的表现特别淫荡,而且非常容易就到了高潮,甚至以往不容易出现的潮吹状况,今天却出现了好几次。

若长此以往下去,妹妹会不会变成主动求欢的痴女性兽?
想到这里,我不禁握着妹妹的手,认真地说:「唔……小乖乖,我不喜欢你这样下去。
因为我好怕……好怕你变成爸妈的……肉玩具。

妹妹反握我的手,在我嘴唇吻了一下,轻声说:「人家明白你的意思,不过妈咪说,小母狗的身体,现在正处於欲望觉醒的最初敏感期,所以有这些反应是正常现象。
只要撑过这段敏感期,适应了身体的敏感度后,就跟普通女人没两样。
她说,女人在床上要够淫荡,才能抓住男人的心,可是平常跟外人相处交往,仍要像淑女一样端庄,这才是『出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,进得了洞房』的好妻子,好媳妇.」
呃……没想到,妈妈教给女儿的三从四德,竟然还有这么另类的解读.
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,我当下真的无言以对了。

默然凝视妹妹片刻,我摸摸她的头,柔声说:「所以……你还是决定继续待在这个家?」
妹妹点点头:「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不管爸妈怎么对我,他们总是生我养我的至亲.不过这都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,这里有小母狗和哥哥从小到大,一起生活成长的幸福回忆,小母狗真的舍不得离开这个家。

「唉~~我最心爱的傻母狗呀。

「嘻嘻,只要哥哥不嫌弃人家这个已经髒掉的身体,人家愿意一辈子都当哥哥的傻母狗。

听到这句话,我顿时心疼又愤然地斥责她:「黄怡君!我再认真而且严肃地强调一遍,你的身体一点也不髒,如果以后再听到你说这些话,哥哥就真的不理你了。

「哥,对不起啦,人家保证以后不会再说了。

深呼吸几次,让心情平静下来后,我搂着妹妹,轻拍她的背部,柔声道:「这还差不多。

这时,妹妹抬起头,含情脉脉凝视我片刻,便嘴唇微嘟地凑了上来,而我也会意地把嘴巴凑了过去。

四唇紧贴,传达彼此的爱意;吻着吻着,当妹妹的舌头探进了我嘴里,与我激情舌吻好一会儿,两唇分开后,我轻抚妹妹的后脑勺,好奇地问道:「怎么这么晚了还戴着舌环?这样睡觉时,不会觉得不舒服吗?」
妹妹摇摇头:「因为才穿两个礼拜,师傅说最好不要经常取下,要不然伤口很容易引起细菌感染。

「那你上课也戴着?」
「连男生都会戴耳环了,所以我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,而且,班上很多女同学都有穿舌环呀,难道你们学校都没有女同学穿这些环?」
「我还真没注意这些。

「那是因为你的心思,都放在宜慧姐身上吧。
」说到这里,妹妹忽然用食指尖在我的胸口画圈圈,嗫嗫嚅嚅地说道:「哥,你明天就要回学校了……唔……
既然妈妈已经不反对我们的事……那……我们今晚到外面过夜好不好?「
看着妹妹红扑扑地臊羞脸蛋,我忍不住在她脸颊亲了一口:「当然好呀。

「那我回房换件衣服。

当我开车出门没多久,口袋的手机,忽然响起了悦耳的铃声。

边开车边接起了电话,还没开口,话筒彼端就响起了妈妈的声音:「小伟,怎么这么晚了还开车出门?」
「妈,我……我想和妹妹在外面过夜。

「什么!你这死孩子,刚才还说已经被妈妈和妹妹榨乾了,没想到我才转个身,你又和妹妹出去鬼混!哼!看来妈妈还是太心软了。
黄政伟,我告诉你,你今晚和妹妹做几次,就欠妈妈几次。
好啦,就这样,兄妹俩玩开心一点呀。

由於开了免持听筒,所以妹妹也听到了我和妈妈的对话。
当妈妈挂了电话后,只见妹妹漾着嘲讽的笑意说:「哥,你好像忘了答应人家的事喔。

「什……什么事?」我心虚地问道。

「不可以和妈咪爱爱呀,没想到人家跟爸出去买个东西而已,你就和妈妈搞在一起。
黄政伟!老实交待,刚才又跟妈妈做了几次?」
「只有一次啦。

「哼!黄政伟,你完蛋了。

「黄怡君,你……你想怎么样?」
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
现在,给我专心开车。

到了汽车旅馆,办好入住手续,进了房间后,我终於知道妹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因为一进房间,她就迫不及待地脱掉我及她身上的衣服,然后就用那穿了舌环的香舌,不停地挑弄我的龟头,把我吹硬了之后,便将我推倒在床上,扶着肉棒坐了下去,疯狂地扭动起她的屁股,并且用撒娇的嗲音,说着充满暧昧挑逗意味的淫声浪语.
而我在妹妹的强力攻势下,不到五分钟就忍不住缴了械。
之后,她也不给我休息的机会,直接起身,用嘴巴清理了肉棒上的残渍后,又继续舔弄,直到小弟弟恢复硬挺的雄风后,又抱着我的腰,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。

妹妹这时又露出了狂野疯狂的一面,不断挑逗我的感官神经,换了好几个姿势,在她的浪吟声中,把精液全都射进她的淫穴后,她在床上稍微休息了一下,就拿出手机,以及包包里准备的好几套情趣性感睡衣,要我拍下她换上各种服装的性感照片,然后看到我的肉棒又不自觉硬挺起来,就主动扑了过来。

就这样,只要我射完精,妹妹总会想尽办法,让我再次硬挺起来,然后插进那已灌了无数精液的浪穴里,做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活塞运动。

要不然就是拿着按摩棒,在我面前自慰,说着连我听了都会害羞的淫语,只要我小弟弟不争气地硬了起来,她就毫不犹豫地扑过来,展开下一回合激战。

战到最后,甚至还拉着全身光溜溜的我跑到车库外面,要我帮她拍裸照,拍到我肉棒又因兴奋而硬起来后,就直接拉我到车上玩起了车震。

总而言之,从进了汽车旅馆开始,我就没有好好休息过,直到妹妹再怎么努力挑逗,我的小弟弟就像死蛇般完全没有反应,妹妹才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,开心地大叫:「哈哈,妈咪和宜慧姐都吃不到哥哥了,好开心呀!」
我全身痠痛地瘫在床上,看着嘴角漾着诡谲笑意的妹妹,无力地说道:「淫荡的小母狗,你这次也榨得太彻底了吧。

「哼,谁叫你说话不算话!」妹妹说到这里,从床头拿起手机,看了一下时间,忽然大叫:「哇!已经六点多了,哥,我们第一次做爱做整晚耶!你真的比爸爸吃了药以后还厉害耶!」
「是喔。
那我应该感到高兴和骄傲吗?」
「嗯嗯。
哥,能够跟你做爱做通宵,小母狗真的好开心,好幸福喔。
」妹妹搂着我,在我嘴唇亲了一下,「哥,以后可不可以多找机会,和小母狗在外面过夜?」
「呃……出来过夜可以,但如果又像今天这样疯狂榨精,那我宁愿待在家里睡大头觉.」
「哎唷~~别这样啦,人家只是觉得,第一次可以正大光明和哥哥在外面单独过夜太开心,所以不小心玩过了头嘛。
」说完这句话,妹妹还俏皮地耸耸肩,吐了一下舌头.
「你呀,」我伸手将妹妹揽在怀里,爱怜地抚摸她的头,「算了,这次是哥哥的错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
对了,你要不要睡一会儿?反正十二点才退房。

「那人家要抱着你睡。

「嗯,睡吧。

我睡前拿出手机,定了十点半起床闹钟后,由於太累了,所以抱着妹妹没多久就沉沉睡去。

等到闹钟响起,我立即叫醒了还在沉睡中的妹妹,然后两人洗了个缠绵的鸳鸯浴后,才拖着疲累的步伐,开着车离开了汽车旅馆;之后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早餐店,吃过了早餐后才回家。

到了家门口刚停下,我才跟妹妹说:「小乖乖,我就不进去了,要不然被妈咪缠上,我这条小命,今天大概就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「嗯嗯,我知道啦。
嘻嘻,不过我待会儿,会跟妈咪说你昨晚的英勇事蹟哈死她,所以你自求多福吧。
好了,你自己开车小心一点,淫荡的小母狗等你下次回来,再跟人家大战三百回合唷。

「…………」我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

跟她在车上深情吻别后,她才依依不舍地下了车;而我开车离开时,也不断注视后照镜那逐渐变小的靓丽身影,直到转过街角消失为止。

(待续)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
[轉載]世界的唯一孤島篇


脫衣麻將8三護士脫衣麻將中續


爸爸的理论,妈妈的实践1-2作者姜家小子